lizz

来碗面吗 6(马all马)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三禁


smlz×five

韩金没有在藕茗巷里的这栋老居民楼里驻留很久,他很快要回大学上课,直播也要暂停一些时日,他需要给自己的离开做些准备,譬如整理一下行李,以及……与房东告别。

“一个十七岁,说住进我的心房,一个十九岁,教你是我心里的房东”

上一次他扔了明凯送童扬的礼物,明凯并不知情,不过偶然的一次碰面,明凯知道了童扬还在坚持把小小的面馆开下去。

“我知道我身体不好”童扬低眸轻轻地说着“不过既然还有那么多人喜欢我的面,我也该为他们坚持,也为我的这一份爱好坚持。”明凯看着童扬温柔地抬头望向他,一双桃花眼眼波潋滟,萦绕在心头的千言万语,却在见了面的一瞬间变成了止不住的傻笑,不知该从何说起。站了许久,明凯才愣愣地说了句“你还坚持着就好。我也会为你坚持。”“为我坚持什么啊?”童扬明知故问地笑盈盈地往回走“我回店里去啦。”

“我一定会坚持等到你同意的。”回过神的明凯向童扬的背影大喊。

后来老父亲回到甜品店就止不住地笑,店里最近帮工也真挺多,田野、李汭璨、胡显昭都来添乱。自金赫奎回韩国,田野把那家玩具店分店买下后,胡显昭可谓是越来越粘着田野了,明凯有时看着这两个闹在一起的男孩,忍不住说两句骚话,便有了韩金听到的那句,那是明凯“事成”约他去吃火锅时说的,韩金心里有鬼,只是一言不发地吃肉,但脑海里隐隐浮现出刘时雨的脸。

刘时雨是他的房东,藕茗巷的。

韩金租过几处房子,不过都没有刘时雨对他那么体贴。刘时雨在藕茗巷住的也不算很久,房子也是从一位学长处接手的,不过遇见韩金来租房,刘时雨觉得很合眼缘,便低价出租给了他。

韩金将要离开时才觉得刘时雨与自己并不是很像,他比自己开朗,也比自己会交友,会适应环境。自己在一处待不下去了,与合租的朋友闹翻了,就迫不及待地想离开,似乎一切都不曾按自己的想象进行,自己似乎从未有什么错。然后他遇上了刘时雨.

“我叫刘时雨,你的房东,这是你的钥匙,我配了备用钥匙,你钥匙忘带了可以找我。有什么事的话,这幢后面第三幢楼503,按铃就行。另外房租、租房细则你应该都看过了,唔,虽然东西不多,但天也晚了,收拾收拾,赶快安顿下来,晚饭我们一起出去吃吧。”

刘时雨没有喋喋不休,言简意赅地与韩金交代一番后就离开了。韩金很快收拾好了房间,手机已经加好刘时雨的微信,根据地址找到了约定的地点,韩金意外的发现刘时雨身边还有几个人“余家俊、胡彬、颜宏。”“嗨,以后有什么事找我们就行。”“韩金。”韩金向他们点头问好。“你坐里面吧。”刘时雨起身,似是知道他冷僻,不喜说话,韩金便坐进去,心中暗暗感谢。

一顿饭,韩金吃的很饱,身边的人有意无意地布菜,他无言地都吃了下去,刘时雨一行人聊得很开心,但也找着话题,让韩金能插两句,不至于宾主尴尬,刘时雨还讲了许多以前藕茗巷的故事,韩金渐渐地对这个地方熟悉起来。

回去的路上,韩金低声对刘时雨说了声“谢谢”

“没什么好谢的,你是我的房客啊。”刘时雨腼腆地笑了笑。

韩金记得一次刘时雨喝醉了,开了他的门。及其勉强地接下来人,他说“他们都离开了”韩金没有说话,任由他紧紧地抱住自己。夜里韩金觉得有些冷,刘时雨看了看他,把空调打开,韩金知道这是他们的默契,只需要一个眼神。

他去与刘时雨道别“我……也要走了。”他没有说出口,刘时雨已经知道了。

韩金知道精神恋爱的结局是一纸婚约,他们没有,所以韩金觉得刘时雨与他从一开始便是互相合作罢了。正如后来有人问刘时雨“这次新搬进来的和上一个有没有什么区别啊。

“没什么区别”

“都是我的房客”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