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z

灼灼(world6 × smlz)

不想开新坑了,把旧的好好改改,补充一下。

三禁


我,新一任的孟婆,上一任卸职投入凡间去了

“那颗野白菜一看就是有仙质的,那只猫妖竟给他衔了去,结果也修成了个妖精。”上一任那位爱好传销修仙的孟婆去寻月老闲聊

“怕是一段孽缘啊。”月老明凯斜倚在桃花树上绕着红线,啜了口群芳髓,突然咳了起来“赵志铭你过来,你在酒里兑了什么?”“西方那儿送的,叫芒果,大约和我们这儿仙桃差不多吧,我尝着好吃就赶忙拿了来孝敬您了。”赵志铭背着大葫芦,远远地站在月老庙的琉璃瓦上。童扬远远地飞来,化成人形坐在桃花树下数自己一天赢的钱。

“荡荡啊,你本来就是金乌钱可以直接变出来啊,何况我的俸禄还不够你花吗”明凯见童扬来了连忙跳下树,桃花撒落一地。后来我便莫名其妙地上任了。

我的陋室在奈何桥畔,其余人住在冥府的各个宅子里。冥府的人并不多,只有黑无常、白无常、五判和我们的老大。自我上任以来便经历了冥府最不可能发生的各大奇迹。也许不能都一一道来,但今日总也该与你们讲讲我那老大成婚之事。

我老大韩金是此阴曹地府的主事——阎王。之前地府能够保持冬暖夏凉就靠他,春天他去天界就暖,夏日他回府中就凉,到哪儿都浑身散发着冥界的阴冷之气,叫其他神仙都敬而远之。不过其实老大长相清秀内敛,办事缜密,办事果敢,手段高明,是一个非常称职的神仙,还很厚待下属。只是他年纪轻轻却如死灰槁木般,别人的府邸都鸟语花香,冥界也属仙界,却只有猩红色的彼岸花,结果别的神仙都不愿来冥府拜访,魂魄走过奈何桥也都阴沉着脸似有诉不尽的伤心事,难以接受死后轮回转世。

不过冥界的彼岸花实则是人的魂魄幻化出的,魂魄走过黄泉路,跨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之后就会忘却现世记忆,化成一朵彼岸花。我只需把花栽在黄泉路两旁的荒原上,到了日子花就会枯萎,那时魂魄有了新的肉身便又可转世到各界。明凯说过确有真正的彼岸花灵存在,其有复活众生之力,然而久而久之,我们都忘却了真正的彼岸花的存在。

直到某一天清晨我前去迎接一个老人的魂魄。因为时间记早了些,结果老婆婆没接着,却见奈何桥头盛开着一朵殷红的花,睡眼惺忪的我顿感自己似乎把花种错了地方,一阵慌乱后手里的孟婆汤竟撒到了花上。

一时有些懵,我的孟婆汤本身就废仙力,拿来浇花好像怪浪费的。正思考着怎么移植,我看到眼前的那株彼岸花的花瓣一片片坠下,几缕酒红色的光缠绕着花茎,散发出的强大的灵力将我阻隔住不让接近,朦朦胧胧间似乎在化形,看不太真切。待到再睁眼,眼前只见一个少年长袖拂过,笼住了地上的花瓣,然后他抬头看向我,我也不免将他打量一番。他身着水红色的衣衫,黑色的腰带上系着青蓝色的汗巾,墨色的长发,皮肤很光滑,眉眼带着少年的秀气“这么可爱肯定是男孩子”后来证明我下的定义相当正确。

“诶,姐姐,你是谁啊。”他睁大了眼睛好奇地走近我,声音还有些像个女孩。

“孟婆。”

 “哦,孟婆,那么我是不是该叫你婆婆?神仙都是看上去一直很年轻吧?”

“瞎说!你姐姐我才二千七百岁,只是我的职位的名字就叫孟婆!”我气呼呼地吼回去,别以为你长得可爱就可以胡说八道了!

“我只有一千七百岁,那我还是得叫你姐姐啦。”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不过很快又高兴地冲我咧嘴笑。

“我还没问你是谁呢,你别姐姐姐姐先和我套近乎。”我想起刚刚感受到的那股灵力,实在不好把握面前青涩的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

“恩……额……”他蹙着眉,抿了抿嘴,仔细思索着,过了一会儿他云淡风轻地笑了“我也不知道。”

 我望着他清澈的眸子,心生一计,变了碗孟婆汤,笑盈盈地看着他道

“敢喝吗,我帮你想起来。”

“有什么不敢的,喝就喝啊。”他端过碗。

“嗳,汤下留人。”低沉的声音传来,黑白无常一起赶到。

“哟,保暖不思淫欲跑来找我了?想是老大的命令来了吧?”我立即收了手。本是好奇想直接看看他的记忆,既然他们来了,还是交于老大处理为妙。

“恩,的确”胡彬也不管谢天宇在一旁还在说着“你猜啊”“他让我们俩来把彼岸花带回府。”

“什么……?”我问。

“我们奉命把彼岸花带回府。”随后他们并不管愣住的我,便把那个男孩拐走了。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