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z

烟柳巷(7)

都禁!

如果有结局那么一定是be

白天陈裕添,晚上雨添

                                                                                         

烟柳巷如今已是另一幅景象,尸横遍野,两旁的商铺皆是人去楼空,不复以往的热闹欢腾。童府与丞相府的人交战,篁族族群遭遇谢府偷袭,损失惨重,而这一切都起源于三日前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

“马哥,反正都是叛乱,何必去找篁族麻烦,直捣皇宫不就行了?”丞相府里,陈裕添急躁地大声质问。胡彬听他口无遮拦地嚷嚷,警惕地扫视四周后正要上前将他带走,却见刘时雨摇了摇头,便退回原位。

“小宝你先静一下,听我说”刘时雨站在韩金身后温和地开口,平复下小孩躁动的心情。他知道韩金表面云淡风轻而内心五味杂陈,既含着对战争成功发动有望夺取皇位的激动,也包括对战争中不确定因素的不安、付出无数生命的痛苦和与友人战场相遇的忐忑。“如果我们先攻打皇宫,虽然所离距离更近,我们对宫中的内部结构也熟悉,但一来我们的实际兵力现在还不确定,二来篁族想要除去夺位的一大劲敌,定会出兵支援,到时强强联手两面夹击,我们根本无还手之力。现在我们转而先从篁族下手,皇宫定不会派兵,而且攻打童府便于我们适时的撤退,若谢府出手,那我们所获更多,即使谢府不做这笔生意,我们也是利大于弊。”

“可为何皇宫不派兵?皇上对童府的大少爷不是……”

“我都知道其中道理了。皇帝手中掌握虎符,可是兵权还是在大将军手里,你觉得童老板遇险,李汭璨会第一时间派兵救他吗?”胡彬打断了陈裕添,对他的不开窍深感无奈。

陈裕添终于领悟了其中之意,却又因为感到尴尬,愤愤地瞪了胡彬一眼。厅室里众人缄默了许久,他便忍不住再次开口:“那我们何时动手啊,马哥。”

“今夜。”韩金将茶饮尽,琉璃茶盏被掷到门前,支离破碎。月牙初生,盈盈的月色下,残片仍是流光溢彩,而将士们,已然整装待发。

童府,篁族众人皆齐聚一堂,气氛凝重。刘世宇敏锐地察觉到大军正在悄悄逼近,童扬从李炫君处得知的情报推算丞相府差不多也是这些时日动手。史森明初来乍到,是篁族的新族人,此时见大家一脸严肃,而自己无事可做,只能低着头认真检查锁链的链扣,并把镰刀的刀刃磨得更锐利些。

“来了。”

简自豪身着便装,配好弩箭,眨眼间消失在厅堂內。史森明披上一袭黑袍,右肩搭着镀铜的锁链,手里甩了甩镰刀,也悄无声息地走出厅门,与简自豪一同在暗处蹲守。刘世宇则与李元浩坐在梨花木椅上侃大山,装作清闲自在的模样,眼眸里闪烁着抑制不住的兴奋的猩红色。最善轻功的严君泽被派遣驻守篁族,同时时刻准备着支援主力。

胡彬来时,只见童扬站在门前,玩弄着回旋镖,笑意盈盈。

“胡将军怎么来了?”收起回旋镖,童扬看见眼前的胡彬有一瞬愣怔,他身披在外的长袍遮掩着坚硬的盔甲。

“今夜难眠,寻童老板叙叙旧。”胡彬没想到被先将一军,挑了挑眉,半开玩笑地回答。

“叙旧?我与您可没多大交情,将军莫不是赶路过了头,谢家才是虚掩着门呢。”童扬一双桃花眼眨了眨,柔和地打趣道。

胡彬听闻童扬提起自己的往事,怒从心生,他是极不爱他人再与他提起谢府的那点关系,即将动手之虞,一人扯住了自己的衣袍。

“童老板说笑了,建国之初,仍有多方叛乱,我们丞相还曾与您和另几位将军一同征战过几回,皇上御驾亲征那次二位也曾都在场。虽然二位都是不爱言辞之人,可英雄之间总有心心相惜之意。夜色已深,此次兴起的突然来访,童老板在风中伫立,必是心灵相通,故等候多时,只是来时只见丞相一位故友,又添我们这些不放心丞相身体的陪同,还望老板海涵打搅。”胡彬听了定下心,向童扬报以歉意的微笑,而口齿如此伶俐之人正是先前毛毛躁躁的陈裕添。

童扬打量着突然从一旁冒出的少年和他身后缓缓走出的韩金,一时语塞,篁族其余人也皆有些因计划打乱而略失分寸,不过李元浩马上走过来,笑着道:“那都快进来啊,外面风吹着凉飕飕的。”众人正踏上台阶,严君泽忽然从后方出现,挺戟直向韩金戳去,刘时雨随即用手杖隔开,手杖前段是如浪潮般的形状,恰将长戟的尖端钳住。此时双方自然翻脸,就在烟柳巷这较狭小的地域里,双军出战,各自占据地形,情势僵持。

此时的简自豪伏在屋顶,史森明蹲在树枝上看准机会甩出镰刀,胡彬跳上马一把铜刘抵住镰刀,一把铜刘飞出挡下几发暗中射来的弩箭,但还是被镰刀伤到胳膊,一只弩箭也打到腿上。韩金举起火铳,瞄准简自豪扣动扳机,简自豪只得向后暂时收起弩机,翻滚避开子弹,一发童府屋顶便有了一个缺口,瓦片伴随着窸窣的沙纷纷砸落。

李元浩和刘世宇也快速联动,李元浩写符做法,顷刻间黄沙漫天,童府的士兵黑压压地将韩金等人包围,刘世宇则藏身于沙尘中,伺机进攻,手上所戴利爪正向胡彬心口掏去,陈裕添绕道胡彬后边一脚将刘世宇踢开,而此时胡梓翔也赶到,与士兵合力抵御逐渐靠近的沙兵,而韩金在陈裕添试图攫取李元浩的黄符未果下换上子弹连开四枪,最后一枪将符咒化为灰烬,尘沙渐歇,沙兵也化为砂砾随夜风散去。

丞相府虽然大将较少,但将士们作战勇猛,主帅们相互配合协助,打得难舍难分,不相上下。此时,有人来报

“谢府派兵直投篁族族群了!”

童府的人大惊,严君泽一边与胡彬拆解招式,一边后悔道:“怪我,莽撞地冲回来。”童扬抛出回旋镖,又执矛刺下两人道:“不怪你,我也有错,我们一起分担。”史森明挥舞着镰刀掩护简自豪发出弩箭:“就是啊君泽,不过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

李元浩看着同样伤痕累累的丞相府众人:“这样,找王城让他和君泽带一部分兵回去,我们留在这里对付他们。”篁族等人点点头,各自领命。

这场战事一直持续到清晨,烟柳巷的百姓深夜听闻枪声早已四散而去,谢天宇重创篁族势力,见严君泽等人率军前来也不久留便撤回府了,而在丞相府僵持的两军也因各自伤亡严重而收兵。

韩金等人撤回时,谢天宇正大大咧咧地坐着。

“嗳,这次你们是不是得谢谢我。”




conall我是开不动了,我等着看大佬更文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