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z

灼灼(world6 × smlz)

开坑不会填

联文

诡异的视角

                                                                  

我是孟婆,人间生活日新月异,仙界当然也早有了许多高科技。为了一些下凡的任务,神仙都习惯了用白话文来交流,我也不例外。不过最近这些苦日子真是过不光了,府内狗粮吃个没完,还得顺便兼职红娘。谁让那位只会用红线翻花绳的月老明凯带着那只视财如命却本身已经金光灿灿的三足乌童扬出去度蜜月,否则我怎会惨遭此罪。恩?为什么要委托我?唉,只因当年阴差阳错地成就了一段佳缘,让我们地府里那位千年冰山万年单身的阎王爷总算嫁……啊不对,是娶到了爱侣,这等苦差事自然落到我身上。今日忙里偷闲,我来与你们讲讲我老大的爱情故事。

我老大正是此阴曹地府的主事——阎王韩金。之前地府能够保持冬暖夏凉就靠他,春天他去天界就暖,夏日他回府中就凉,谁叫他到哪儿都浑身散发着阴冷之气,叫其他神仙都敬而远之。说实话,我老大长相清秀内敛,办事缜密,处理果敢,手段高明,是一个非常称职的神仙,还很厚待下属。就是有一点,这人太机械了,别人的府邸都鸟语花香,我们冥界本来就阴森森了,老大你居然要求冥界除了彼岸花不能种别的,而且还要合理密植,排成一行一行像个花圃一样,你让有密恐的魂魄来到奈何桥上看见了怎么心情愉快地轮回转世?在这里科普一下,现在冥界的彼岸花实则是人的魂魄幻化出的,魂魄走过黄泉路,跨过奈何桥,然后喝了我的孟婆汤,之后就会忘却现世记忆,化成一朵彼岸花。我把花栽在黄泉路两旁的荒原上,到了日子花就会枯萎,那时魂魄有了新的肉身便又可转世到各界。久而久之,我们都忘却了真正的彼岸花的存在。

直到某一天清晨我出去迎接一个老人的魂魄。因为时间记早了些,结果老婆婆没接着,居然看见奈何桥头盛开着一朵殷红的花,还没睡醒的我第一反应是“我把花种错地方了?”然后心里又恐惧老大责怪又不想遭到黑白无常两个智障的嘲讽,接着在一阵慌乱后莫名其妙地把手里的孟婆汤撒到了花上。我一时有些懵,我的孟婆汤本身就废仙力,拿来浇花好像怪浪费的。正思考着怎么移植,我看到眼前的那株彼岸花的花瓣忽然离开花蕊,升腾翩跹,几缕酒红色的光缠绕着花茎,散发出的强大的灵力将我阻隔不让我接近,朦朦胧胧间似乎在化形,我看不太真切。当每一片花瓣如舞倦了的蝴蝶飞落停歇,我的眼前只见一个少年长袖拂过,笼住了地上的花瓣,然后他抬头看向我,我也不免将他打量一番。他身着水红色的衣衫,黑色的腰带上系着青蓝色的汗巾,墨色的长发,皮肤很光滑,眉眼带着少年的秀气“这么可爱肯定是男孩子”后来证明我下的定义相当正确。

“诶,姐姐,你是谁啊。”他睁大了眼睛好奇地走近我,声音还有些像个女孩。

“孟婆。”我被他盯着,有点不好意思。

“哦,原来你那么老啦,神仙都是看上去一直很年轻吗?”

“瞎说!你姐姐我才二千七百岁,只是我的职位的名字就叫孟婆!”我一听立刻气呼呼地吼回去,别以为你长得可爱就可以胡说八道了!

“我只有一千七百岁,那我还是得叫你姐姐啦。”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不过很快又高兴地冲我咧嘴笑。

“我还没问你是谁呢,你别姐姐姐姐先和我套近乎小鬼。”我感受到之前的那股灵力,实在不好把握面前青涩的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

“恩……额……”他蹙着眉,抿了抿嘴,仔细思索着,过了一会儿他云淡风轻地笑了“我也不知道啊。”

 我望着他清澈的眸子,手偷偷地变出一只木碗,霎时注了满满的汤,笑盈盈地看着他。

“敢喝吗,我帮你想起来。”

“有什么不敢的,喝就喝啊。”他端过碗。

“嗳孟婆,汤下留人啊。”低沉的声音传来,啧,黑白无常两个奸夫淫夫来秀了。

“怎么,我有我的办法帮他找回记忆,你们怎么,保暖不思淫欲跑来找我了?是不是老大的命令来了?”我本想一碗孟婆汤灌倒他然后直接读取他的记忆,到时候去邀邀功,不过他们来了必是老大自由安排,我才和老大抢男人。

“恩,的确”还是白无常胡彬比较憨厚,像黑无常谢天宇剖开了也是黑的。“他让我们俩来把彼岸花带回府。”

“什么……?”我问。

“我们奉命把彼岸花带回府。”随后他们并不管我,和那个少年勾肩搭背说说笑笑地就把人拐走了。

“是真的彼岸花,不是假的,不是幻化的,是野生的彼岸花诶”那时我仍处在惊奇中。我并不知道,那个少年真的成了老大的男人,也不知道,我老大居然那么会撩。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