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z

烟柳巷4~5

如果可能我把小车开出来,虽然可能不大

cp大乱斗,我也不知道哪对是哪对了

国际三禁 

                                                                                                                     

烟柳巷(章4)

童扬婉拒了告诉皇宫里一行人谢家的情报,大家心知肚明童扬与各大势力都交好,在民间组织内也认识许多有名的侠客,情报肯定是第一时间到手的。曾经童扬身居皇宫,是皇帝及其信任的重臣,辅佐皇帝开创了如今的大业。童扬起初到皇宫时十分腼腆,但与新人和老臣熟识后开始敞开内心,而且真挚温柔地待人使他在各地都结交了朋友。不过去年一场大病让原本日渐开朗的童扬重又堕入黑暗,他再次变回从前的模样,所有人都猜不透他的心思,他待每个人又还是那样温厚。皇帝心疼他的身体,不愿让他劳累,所以让陈宇浩顶替了他的职位,但每月的俸禄一分不少地给他。谁知今年入夏他忽然弃官脱离了皇宫回家从商,而且生意红火,宫里所有的人都不敢置信他的离开。现在再见时有些事不能开诚布公地和他们说了,众人回宫时心里无不是满腹心事,倍感心凉。赵志铭和陈宇浩也没有直接回曲港,而是与苏汉伟和田野回到皇宫。

回宫第一件事是向皇帝明凯禀报今日出行之事。明凯在书房,见他们一时全部回宫,搁下毛笔,黑着脸,眼睛打量着他们,嘴角弯起一抹轻蔑的笑。

“怎么?这么快就都灰头土脸地回来了?还有你们两个不好好呆在宫里,出去凑热闹干什么?”

“父皇,我看见有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抓着扣扣不放,他说他不想回来了,他要和他们一起。”田野带着哭腔,有些不满地嚷道。

明凯早知道他们伺机出宫的事,努力地让自己平复心境,可听到这样亲昵的童扬的名字心一下就乱了,再看到田野闪着泪光的模样在今日使他越发烦躁“不想回来就别回来,他既然和皇宫断了关系,你们巴巴地找他干什么。等着他顾念旧情?施舍给你们一点消息?还是想和他串通,早早地都离了这皇宫!”

“父皇”赵志铭在边上面色平静地说道“我们此去想去套些情报回来邀功心切是真,愿父皇恕罪。不过同时也想联络童老板,借他与篁族联盟,可以加强我们皇家的势力。”

“联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怎么联络,他当初是自己想走的,是他抛弃了你们!你们反而还去讨好他,还和我说联络?你们对童扬到底什么感情,你们心里清楚,你给我滚回去,专心和陈宇浩学着管理才是正事,别把心思放在其他东西上。”明凯在提起童扬的时候总是激动地望了称呼,以“我”自称,赵志铭一下子脸色惨白,田野也拭干泪立即噤声,苏汉伟显得较为轻松,陈宇浩缄默不语,大家退出书房,自然也了然明凯不曾放下童扬,可各人心怀鬼胎,经明凯刚才点明,彼此间有些慌乱,便各自回府了。

明凯自然明白童扬有他的道理,他正当盛年,不能因为一场病就放弃自己的梦想,放弃建功立业的宏愿,但自己当时一心想囚住他,而且不想他太过劳累,结果两人反而渐行渐远,现在他弃官从商,是不是对从前立下的大志,对自私的自己一种讽刺。他再次拿起笔,投入繁忙的政事,不再教自己分心。

 

 

 

烟柳巷(章5)

苏汉伟云淡风轻地在回府路上悠悠地漫步,一跨进府门,脚步先是一顿,然后迈开短短的腿飞快地冲到寝室,把门一推,声音震天响:“向二狗快点滚过来,我要吃糖炒栗子。那边那个傻……蠢材,少念念这些……龌龊的词眼,还有别以为你用别国的语言我就不知道你在骂人了!”

向人杰缓缓地抓过一纸包,然后迅速一甩手,往苏汉伟脸上砸。苏汉伟反应过来慌忙双手交叉护住脸,心里准备把二狗子不重复花样地骂个一百句,边上一只有着青蓝色纹身的手臂挡在了苏汉伟面前。纸包砸在这只手臂上,热气腾腾的栗子隔着纸灼伤了白皙的皮肤,手臂略抖了一下,栗子则一个个滚落,眼见要掉到苏汉伟的衣摆上,另一只白而长的手臂也伸过来,圈住苏汉伟往后倒,苏汉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锢在一个怀抱中,又宽阔又温暖,眼睛愣是眨了好几下才晃过神,马上重重把抱着自己的人一推站了起来,指着他结结巴巴地吼:“你你你干嘛!”

“酸伟不疼,我保护你,酸伟可爱。”那人用不太标准的语调满脸堆笑地殷勤地看着苏汉伟。“滚。”苏汉伟丢下简单的一个字转身就走。

“喂,栗子不要啦。”向人杰被晾在一边看完刚刚一幕,再瞄到看到苏汉伟泛红的耳根,又忍不住调侃几句。苏汉伟瞟了一眼满地的栗子,想想一个栗子的价钱,如果这些栗子请我我不吃那我不是亏吗,而且这我府邸啊,凭什么我心虚要走。但又想到这样就回去挺没面子,于是灵机一动说:“要,我当然要,刚刚我是在回忆打听来的情报,本来要免费告诉你们的,向二狗你这么不给我面子,那……”

“切,少骗人了,你能听来什么可靠消息。”向人杰一边轻声腹诽,一边把栗子拾起来剥好放在一个瓷盘里,苏汉伟心里清楚二狗子虽然嘴贱,其实相当期待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于是故作庄重地咳了一声:“今天我和田野一起去童府,结果没想到赵志铭那个狗东西和曲港的陈宇浩也来了。然后童扬出来把我们都带进主厅内堂里品茶。陈宇浩想从童扬那儿套点话,你猜怎么着?”

“童扬没说?”

“给我十两银子我告诉你。”

“谁稀罕,我都能猜出来了,而且我肯定猜对了,你看你这副表情。”

“酸伟我给你银子,我听你讲,酸伟讲故事。”“别插嘴,蠢材。”苏汉伟白了那人一眼,接住向人杰丢来的一锭银子掂了掂,然后满意地说下去:“结果童扬淡淡地笑了笑,说:‘我是商人,不方便洽谈政事。’大约是这个意思,然后赵志铭就跳脚了,就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了,田野还叫他回去,这时候又来了一个人,你猜是谁?”

向人杰看苏汉伟满眼金光的财迷眼神,无奈地笑了笑,解下一小袋银子放在桌上。怎么办呢?谁叫皇帝让我看好他,他年纪小就让让他吧。

苏汉伟一下就把银子收到自己身旁,开始接下来的故事:“来的是篁族的那个小孩子,你认识的吧,叫史森明的那个。他叫童扬吃饭就把童扬拉走了,童扬走的时候和田野说他不会回去了。”

“啧,虽然不是什么重要情报,不过你这么蠢的人也能把这事记得这么完全也难为你了。”“酸伟厉害,酸伟可爱。”

“闭嘴,滚开”苏汉伟没好气地吼一旁高挑的男人,那人还是笑盈盈的。苏汉伟转过头:“这些是没什么重要的,重要的事是……我父皇好像知道赵志铭、田野跟童扬……”

“哎呀,该知道的皇上早知道了,你不用操心,不会有什么大事的,要不然你以为当初为什么把赵志铭派到曲港去啊。”向人杰看着苏汉伟嚼着栗子,兴致缺缺地说。“哼,我当然知道父皇的意思,要你说出来。”苏汉伟狡辩了几句,然后转头对身畔的男人吼道:“喂,蠢材起来,给这儿添些冰块,快点!”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