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z

我想更文
可我又懒得更
我觉得海螺会更

海螺什么时候开车,我什么时候写水蓝和马六,当然我开车不存在的,就这么定了

中(gei)秋(wo)快(hong)乐(bao)

迟到了迟到了
段子n则(邪教乱炖)
(我希望海螺别苟了,快点开车了
都禁!

1.马荡(smlz  korol)

临近小组赛,童扬缩在训练椅里,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手机屏出神。
粉丝说要等他的三百场,他还会不会坚持?他还有没有实力让他坚持?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登上游戏,看见一个意外的游戏邀请,是韩金发来的。
愣了一下,点了同意,游戏里童扬给韩金当了辅助,想到韩金鲜少找自己双排,而且他心情不好挂了机他俩就更别想从砖石爬出来了。在一番小心思下,童扬选了排位胜率较高的风女辅助。游戏加载时他在微信里给韩金发消息。
“马哥,支援一个q五十,一个e一百,一个w一百,大招二百”金牛荡满脸笑容地编辑信息发出,然后认真地开始游戏。
游戏里童扬有时又差点把自己当上单,不过这两人游戏里本来就都打得很暴躁,风女给老鼠套了个盾,一起冲上去和对面刚,竟然配合的相当默契。不过也幸亏打野常在下帮忙反蹲,冲这两下路组乱玩的性格,打野想起上次排到这个ad,一不称心就挂机,现在万一多死几次,俩人一起搞事草丛挂机,闪现冲塔……不敢乱想,打野赶快到下路支援去了。
轻松地连胜,童扬打开手机看韩金的回复。
微信里,韩金发来了两个红包,一个是付童扬技能的,还有一个五万的红包。此外童扬还收到了中秋两张去湖南株洲的机票并两张去江西乐平的火车票。
“。童扬”
“?”
“能不能把你也给我”
“……”
“嗯。”

许久不见

你们要看什么cp吗

灼灼(你猜这是什么)

突然出现

(反正没人发现)



1、韩金等了五百年终于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你是……谁啊?”小孩子一脸茫然和好奇地望着他。

  韩金顿了很久,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双方对视了许久,他转身就走。

“我是你爹。”

“马哥我错了,我不开玩笑了,马哥你等等我啊。”

  你们床上复合吧,动静小点就好。


2、最近的五百年中童扬到了篁族那里。

月老凯看着树上又绕了一根红线,慈祥地笑了笑,然后满脸委屈地低下头嘟囔:“荡荡,你看啊,我又赚了一笔钱啦。你不要天天去找那群人打麻将好不好,回来吧好不好。”

“明凯……你是不是最近看了什么东西”童扬撇撇嘴角,变出翅膀重重地拍了一记明凯的头。

我们相距不过一座桥

你是变瘦了也变受了?


3、谢天宇和胡彬依旧是那么gay里gay气

五判表示我不吃这狗粮。

我也不想吃


鬼知道有没有其他cp啊下次,溜了溜了

留言

都怎么了呢,开开心心的啊太太们

都禁

_ 帅不帅我的六!
   你快点回到老子身边,我还等着听你夸我

_ 是个畜生
   蹲中,我能carry你

_。
  不必再见

_ella你看,我都回ad位了
  你什么时候也回来吧

_回到韩国的你还是很强
  不过我也在成长,我们比比谁才能先实现我们同样的梦想。


_扣神
  嗯。。。
  期待赛场上见

_就算身处各队
  我们仍是最好的兄弟。
 

最后自己留言 
我。。。可能。。。不回来了
你们都要开开心心的啊太太们
比心
  

灼灼 (下)

都禁


我奉命所办之事是前去月老庙找明凯要老大的红线,只是姻缘线一向是月老自己牵引,但老大既能让我去要,定有他的道理。于是接到命令的我立即动身前去姻缘树。那时明凯正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坐在树上,我真担心他那日渐肥胖的身躯会不会把树枝压折,一旁金乌绕着姻缘树缓缓地扇动绚丽而柔软的巨大翅膀,可我觉得真相是童扬也害怕明凯不知何时会突然掉下来,所以为了及时接住明凯不顾疲倦地飞翔,真是到那儿都得吃狗粮,我无奈地立在树下,等他们发现我的到来。

“嗳,孟婆你怎么来了。”明凯咬了一口苹果从树上跳下来,结果落地脚一扭,被童扬的翅膀护住,我只能继续看着他们你侬我侬一番。

“我奉命前来拿老大的姻缘线。”我开门见山地问道,不想再久留。

“哦,韩金的啊,我zaozao我zaozao”没想到明凯爽快地答应了,而且很快找出了老大的红线“哎呦,他居然也有对象啦,他辣种不是什么禁欲系的嘛,现在zong于想开啦。现在的lian轻人谈恋爱的方式挺新奇的嘛,不过自己的姻缘就应该自己做zu,我们韩金还si很有自己的价zi观的。嗳,我跟你suo,你……”我看见他站在那儿就知道他要教育我,幸好童扬帮我解围:“你saosuo点吧,人家还要回去交cai,你别误了阎王的大si”刚说罢,明凯就摆出一副“媳妇帅,媳妇说的都对”的样子乐呵呵地搂着童扬回庙里解决他们的人生大事了。

回到冥界,我扯着红线,在黑白无常勾肩搭背的冷嘲热讽下走进府中

“哟,你自己去问月老要来的?”

“不是我的。”我斜着眼看了他们一下,淡淡地回击回“是老大的”

“诶?!”老白的声音划破天际。

后来我将红线交于老大,那时小六也在场。

“陈裕添。”

“啊?”

“孟婆要教你翻花绳。”

老大?我教一个男孩子翻花绳干什么?你这套路也太深了吧。

单纯的彼岸花根本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卖身了,好奇地到我身边。我翻出花型,教他如何玩儿,小六对新奇的事物都跃跃欲试,他的手刚穿过交叉的红线我就将手一松,姻缘线刹那间系在了他的手上隐去了。

“为什么不见了啊。你怎么能作弊松手呢。”

“因为那是红线不是花绳啊。何况你真和姐姐我玩你就输定了。”我内心腹诽,可嘴上说“不玩了不玩了,输了输了,我把花绳变没了。”然后赶快撤身离开,把空间留给老大。

后从五判打听的消息就是:我老大和小六顺其自然地在一起了。

不过这时,天庭的叛乱日渐猖狂,我这才发现叛乱的主谋即是我的老大韩金。

 

大战将至,两军集结在天界交战,霎时一片狼藉,战争发动时我没有看见小六,我希望那个小孩子能好好的和我老大一起,可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再看见他们二人的身影。老大还是那么强,在黑白无常和五判的保护下击杀了许多天兵天将,可对面也不是吃素的,天帝指挥太白、二郎神等仙极为愤怒地反击阴兵。可我现在显得那样拖后腿,临行前骗小六喝了孟婆汤还将他封印在结界里是我能尽到的最大保护,我们都不会让他出来,毕竟天帝就是想利用他的力量集权。

可就在这时,我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扑向了韩金和天帝,接着我已经支撑不住。

 

五百年,我一直在人间游历,经历了那场大乱,天界元气大伤。在人间,历朝历代,我见证着悲欢离合,终于明白他们来到孟婆殿前的释然或不服,满足或悲戚,轮回间,谁也逃不了命数中的离别,我的老大,他曾经对一个个人付出了爱和包容,不过他过分的自信和占有的欲望最后只是让他反被制服,现在他又要陷入等待,不过这一次,他也许等到了命数中的那个人


--end

谢谢读过我文的啦,写的很少,不过我怕是emmmm

谁知道呢


烟柳巷(7)

都禁!

如果有结局那么一定是be

白天陈裕添,晚上雨添

                                                                                         

烟柳巷如今已是另一幅景象,尸横遍野,两旁的商铺皆是人去楼空,不复以往的热闹欢腾。童府与丞相府的人交战,篁族族群遭遇谢府偷袭,损失惨重,而这一切都起源于三日前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

“马哥,反正都是叛乱,何必去找篁族麻烦,直捣皇宫不就行了?”丞相府里,陈裕添急躁地大声质问。胡彬听他口无遮拦地嚷嚷,警惕地扫视四周后正要上前将他带走,却见刘时雨摇了摇头,便退回原位。

“小宝你先静一下,听我说”刘时雨站在韩金身后温和地开口,平复下小孩躁动的心情。他知道韩金表面云淡风轻而内心五味杂陈,既含着对战争成功发动有望夺取皇位的激动,也包括对战争中不确定因素的不安、付出无数生命的痛苦和与友人战场相遇的忐忑。“如果我们先攻打皇宫,虽然所离距离更近,我们对宫中的内部结构也熟悉,但一来我们的实际兵力现在还不确定,二来篁族想要除去夺位的一大劲敌,定会出兵支援,到时强强联手两面夹击,我们根本无还手之力。现在我们转而先从篁族下手,皇宫定不会派兵,而且攻打童府便于我们适时的撤退,若谢府出手,那我们所获更多,即使谢府不做这笔生意,我们也是利大于弊。”

“可为何皇宫不派兵?皇上对童府的大少爷不是……”

“我都知道其中道理了。皇帝手中掌握虎符,可是兵权还是在大将军手里,你觉得童老板遇险,李汭璨会第一时间派兵救他吗?”胡彬打断了陈裕添,对他的不开窍深感无奈。

陈裕添终于领悟了其中之意,却又因为感到尴尬,愤愤地瞪了胡彬一眼。厅室里众人缄默了许久,他便忍不住再次开口:“那我们何时动手啊,马哥。”

“今夜。”韩金将茶饮尽,琉璃茶盏被掷到门前,支离破碎。月牙初生,盈盈的月色下,残片仍是流光溢彩,而将士们,已然整装待发。

童府,篁族众人皆齐聚一堂,气氛凝重。刘世宇敏锐地察觉到大军正在悄悄逼近,童扬从李炫君处得知的情报推算丞相府差不多也是这些时日动手。史森明初来乍到,是篁族的新族人,此时见大家一脸严肃,而自己无事可做,只能低着头认真检查锁链的链扣,并把镰刀的刀刃磨得更锐利些。

“来了。”

简自豪身着便装,配好弩箭,眨眼间消失在厅堂內。史森明披上一袭黑袍,右肩搭着镀铜的锁链,手里甩了甩镰刀,也悄无声息地走出厅门,与简自豪一同在暗处蹲守。刘世宇则与李元浩坐在梨花木椅上侃大山,装作清闲自在的模样,眼眸里闪烁着抑制不住的兴奋的猩红色。最善轻功的严君泽被派遣驻守篁族,同时时刻准备着支援主力。

胡彬来时,只见童扬站在门前,玩弄着回旋镖,笑意盈盈。

“胡将军怎么来了?”收起回旋镖,童扬看见眼前的胡彬有一瞬愣怔,他身披在外的长袍遮掩着坚硬的盔甲。

“今夜难眠,寻童老板叙叙旧。”胡彬没想到被先将一军,挑了挑眉,半开玩笑地回答。

“叙旧?我与您可没多大交情,将军莫不是赶路过了头,谢家才是虚掩着门呢。”童扬一双桃花眼眨了眨,柔和地打趣道。

胡彬听闻童扬提起自己的往事,怒从心生,他是极不爱他人再与他提起谢府的那点关系,即将动手之虞,一人扯住了自己的衣袍。

“童老板说笑了,建国之初,仍有多方叛乱,我们丞相还曾与您和另几位将军一同征战过几回,皇上御驾亲征那次二位也曾都在场。虽然二位都是不爱言辞之人,可英雄之间总有心心相惜之意。夜色已深,此次兴起的突然来访,童老板在风中伫立,必是心灵相通,故等候多时,只是来时只见丞相一位故友,又添我们这些不放心丞相身体的陪同,还望老板海涵打搅。”胡彬听了定下心,向童扬报以歉意的微笑,而口齿如此伶俐之人正是先前毛毛躁躁的陈裕添。

童扬打量着突然从一旁冒出的少年和他身后缓缓走出的韩金,一时语塞,篁族其余人也皆有些因计划打乱而略失分寸,不过李元浩马上走过来,笑着道:“那都快进来啊,外面风吹着凉飕飕的。”众人正踏上台阶,严君泽忽然从后方出现,挺戟直向韩金戳去,刘时雨随即用手杖隔开,手杖前段是如浪潮般的形状,恰将长戟的尖端钳住。此时双方自然翻脸,就在烟柳巷这较狭小的地域里,双军出战,各自占据地形,情势僵持。

此时的简自豪伏在屋顶,史森明蹲在树枝上看准机会甩出镰刀,胡彬跳上马一把铜刘抵住镰刀,一把铜刘飞出挡下几发暗中射来的弩箭,但还是被镰刀伤到胳膊,一只弩箭也打到腿上。韩金举起火铳,瞄准简自豪扣动扳机,简自豪只得向后暂时收起弩机,翻滚避开子弹,一发童府屋顶便有了一个缺口,瓦片伴随着窸窣的沙纷纷砸落。

李元浩和刘世宇也快速联动,李元浩写符做法,顷刻间黄沙漫天,童府的士兵黑压压地将韩金等人包围,刘世宇则藏身于沙尘中,伺机进攻,手上所戴利爪正向胡彬心口掏去,陈裕添绕道胡彬后边一脚将刘世宇踢开,而此时胡梓翔也赶到,与士兵合力抵御逐渐靠近的沙兵,而韩金在陈裕添试图攫取李元浩的黄符未果下换上子弹连开四枪,最后一枪将符咒化为灰烬,尘沙渐歇,沙兵也化为砂砾随夜风散去。

丞相府虽然大将较少,但将士们作战勇猛,主帅们相互配合协助,打得难舍难分,不相上下。此时,有人来报

“谢府派兵直投篁族族群了!”

童府的人大惊,严君泽一边与胡彬拆解招式,一边后悔道:“怪我,莽撞地冲回来。”童扬抛出回旋镖,又执矛刺下两人道:“不怪你,我也有错,我们一起分担。”史森明挥舞着镰刀掩护简自豪发出弩箭:“就是啊君泽,不过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

李元浩看着同样伤痕累累的丞相府众人:“这样,找王城让他和君泽带一部分兵回去,我们留在这里对付他们。”篁族等人点点头,各自领命。

这场战事一直持续到清晨,烟柳巷的百姓深夜听闻枪声早已四散而去,谢天宇重创篁族势力,见严君泽等人率军前来也不久留便撤回府了,而在丞相府僵持的两军也因各自伤亡严重而收兵。

韩金等人撤回时,谢天宇正大大咧咧地坐着。

“嗳,这次你们是不是得谢谢我。”




conall我是开不动了,我等着看大佬更文了


灼灼 中

都禁。

联文海螺和姜太太。

第三视角所以有些描写不是很细腻,心理活动什么的交给海螺了诶嘿


彼岸花来府后的第二天,我去阎王府的正厅打探消息,黑白无常是指望不上了,无奈之下,我只能找五判,五判常年跟在老大身边,也渐渐变得寡言少语,不过我们都是老熟人了,他和我说起彼岸花的事一开口便滔滔不绝:“你说小宝啊,小宝是谁?小宝就是彼岸花啊。他本名陈裕添,在你那块地儿修炼多年了,就是一直没显形,今天刚露个脸就被你泼了一瓢孟婆汤,不过正好,你的灵力助他化成了人形。”

“那这么说我还做了件好事”我笑着说。

“……别了吧,日子长了你肯定开心不起来了。”五判未卜先知地叹了口气。

陈裕添在冥界混久了,原本阴冷的地方也变得富有生气,大家都挺喜欢这个活泼的少年,我管他叫小六,黑白无常叫他小杂毛,五判叫小宝,而我们老大那不爱多言的性格,平日自然是不会叫任何人的。不过小六似乎对我们老大特别感兴趣,整天粘着他问他问题。我每次一进府便听见他“马哥马哥”喊个不停,老大则沉着脸在黑白无常的幸灾乐祸和五判掩饰不住的笑意下处理事务,这样没大没小的生活是我们的日常,我也感觉到老大渐渐地接受了这个吵吵闹闹的少年。

一天我去找老大核实今日所收魂魄的数量顺便汇报天界的情况。最近天界有些动荡,蠢蠢欲动的争权之势与日俱增,我们老大喜清净,不爱他人打扰,前来拜访的神仙都由我奉命替他挡回去了。一进门,老大正漠然地看着厚厚一本阎王簿,手中的毛笔悬在半空始终落不下去。我把视线移向一旁,小六好奇地凑在老大身边,或者说几乎贴到了老大耳畔,兴奋地喋喋不休地问着:“这个,这个就是阎王簿啊,哇马哥你要干什么,划名字吗?这个把名字划了会怎么样啊?会死吗?这个上面都是人的名字吗?有没有神仙的名字啊?我的名字也在上面吗?其他人的呢?”

老大皱了皱眉,但他耐心地问答了一句:“恩,会死。无论神还是人。”

小六听了很单纯地笑了,然后又问:“哇,那马哥你掌握生杀大权咯,你会不会有一天把我从这个名单上划掉?”

老大眼眸里闪过一丝暗色,刚落下去的笔又是一顿:“你处在生死两界,我决定不了。”

“那我可以自由选择我的生死,是这样吗?”小六眼睛里闪着亮光,但老大不再答话。

小六很耐不住性子,沉默了片刻,又开始发问:“马哥,你的毛笔就只用来勾勾画画吗?”

见老大没有做声,静静地抹去一个个名字,但我知道这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是很快我就要见到的。“诶,为什么这毛笔不用沾墨啊,是马哥你的武器吗?借我玩玩呗。”看到老大放下笔,小六不等同意抢了过去,在空中比划,但并没有出现什么。老大坐在那儿看着,也不阻拦。等小六闹够了,老大出手收过毛笔,突然起身朝小六走去。我终于发觉自己待了这么久着实多余,但八卦的心使我忍不住继续看下去,我变作一张纸,飘在阎王簿上。

老大一步步朝小六逼近,小六一开始还笑呵呵的,后来笑容有些僵硬,脚步一点点地往后挪,整个人慌乱了起来,惶恐地望着老大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马,马哥,我不是故意拿你的笔的。”我瞥见老大似乎感到有些好笑,嘴角向上勾了一下。“恩,我只是教你怎么玩。”

“真的吗”小六退到墙边,但还是十分激动地看着老大。

我老大举起笔,在小六头上点了一下,一个黑色的墨印很快消融了。小六摸了摸额头,愣愣地站着“就……这样?”

老大他居然微微地笑了,然后手背在身后画了一道印,小六看老大没有反应,奇怪地歪了歪头,然后显出不知所措的眼神。我知道老大的那道印,小六是被定在原地了。“马,马哥?”小六试探地问。

老大看着乖乖站在原地的小六,然后走上前去,一手托起小六的下巴,吻了上去。

我看见小六惊异的眼神,他的眼睛蓦然瞪大,而我的老大韩金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知道他肯定对这样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兽一样的表情感到很满意。

老大的这个奖赏很短暂,解开了印后,小六飞一样的往外跑,老大任由他去。忽然几片花瓣如锋利的尖刀飞来,老大轻轻挥笔,小六就乖乖地将花瓣收了回去。发现自己不受控制地作出这个动作,小六的眼眸里露出了谨慎和恐惧的神色,一眨眼离开了。

“没看够?”我知道老大早已知道我在,我站到他面前,低下头。

“戏也看了,接下来帮我办个事。”

“是。”